掌上怀化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五溪时评 > 正文

我们需要怎样的时代偶像

10 月11 日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我国水土保持研究的奠基者、毕生心怀“黄河清”梦想的朱显谟走了。他的离去正如他70 余年的科学研究生涯,低调平淡,寂寞无声。十余天过去,最早刊登这则消息的国内某知名媒体微博转发量仅为766。而在同一时期,某明星晒朋友聚会的帖子一小时内微博转发量就过万。 为了心中“黄河清”的梦想,半个多世纪以来,朱显谟默默奉献在广袤的黄土高原,实地考察了黄土高原的沟沟坎坎20 多遍,三次跨越昆仑,两度入疆,提出了黄土高原整治“28字方略”,为我国黄河中游泥沙治理工作做出了巨大贡献。 “目前,经过国家实施退耕还林(草)等工程,黄土高原基本变绿,黄河流失土壤泥沙由13 亿吨减少为3 亿多吨。依据国内外研究黄河流量与泥沙运送量的平衡值为8亿吨来讲,黄河已经变清,先生的梦已经实现。”2015 年,朱显谟的学生、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副校长吴普特在接受采访时说。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。笔者从小在江河边长大,山清水秀,良田肥沃,人民群众安居乐业的场景至今在记忆中挥之不去。同样是在儿时记忆中,洪水季节,黄河洪灾的消息时而会在报刊、电视上出现,一丘丘良田因洪涝而荒芜,一栋栋住房因洪涝而残破不堪,一户户人家因洪涝而支离破碎的镜头让人心痛难忘。如今,黄土高原变绿了,黄河水变清了,报刊、电视上也很少看见黄河洪灾的消息了,可以想象,黄河两岸百姓欣欣向荣的幸福生活。这一切,离不开朱显谟几十年如一日的默默付出。然而,这位用自己毕生努力造福成千上万家庭的科学家,离去时的背影却是那么的寂寥。 其实,这种寂寥并不属于朱显谟一个人,还有今年8月逝世的中国金属物理专业的奠基人柯俊,9 月逝世的“天眼”之父南仁东。他们的离去,无论是媒体网络,还是大众谈资,无一例外遇冷。 在大众眼中,娱乐花边新闻远比这些科学家枯燥的坚守故事来得精彩和刺激。为了迎合受众,一些报纸电视,还有微信微博,对明星的花边新闻不吝长篇累牍,对这些被誉为国家级乃至世界级科学家的事迹却只言片语。 小时候,我们耳熟能详的钱学森、邓稼先,他们为了国家发展、民族振兴和社会进步,任劳任怨,不计个人得失的精神曾深深感动和激励着几代人。那时的我们,梦想是长大之后当一名像他们一样的人,立志好好学习,学成报国。 现如今,年轻一代耳边环绕的是明星动辄片酬过千万元,网络红人纸醉金迷的潇洒。考进艺校当明星,拍个视频成网红,一夜致富好享福,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梦寐以求的东西。 一边是科学家离开时的寂寥背影,一边是“粉丝” 对网红失去理性的狂热崇拜。一冷一热中,不难发现当下人们精神追求上的困惑和迷失。 我们需要怎样的时代偶像,谁才能够真正代表这个时代的主流价值体系。黄土高原、深山老林、科研基地,朱显谟们坚守初心,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,他们干干净净地来,默默无闻地走,留下科学家的淡泊和风骨,这应该成为我们最终期待和景仰的时代精神。 朱显谟、柯俊、南仁东……或许,他们不会成为热搜,但他们的名字我们应该知道,更应该记得。(山言)
版权声明:本网所有内容,凡注明“来源:怀化日报”“来源:边城晚报”“来源:掌上怀化”“来源:怀化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怀化新闻网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,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/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怀化新闻网"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责任编辑:洪玲娣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关键词: 时代偶像
0